林翔熹的“奇石”情缘

2016-06-23 15:36:22   来源:本站原创

打印 放大 缩小
024.JPG
  在笔者的潜意识中,社会人那些“玩奇物”的人一定很奇,然而,当笔者在秀屿区上塘石雕城第一次见到林翔熹。衣着朴素、言谈随和、举止得体的他,颠覆了在我心目中玩奇石人的形象。如果不是他身后那些色彩斑斓、形态各异的石头,笔者很难将他与玩奇石联系在一起。
  上塘石雕城于笔者来讲再熟悉不过了,在这里,我采访并认识了许多重量级雕石大师,但是林翔熹是玩奇石的第一人。聊起这些年来玩石路上的酸甜苦辣,林翔熹娓娓而谈。
  林翔熹出生在秀屿区埭头镇英田村,这里人杰地灵,仅宋代就出了18位进士,并有“一门三太常”之美誉。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孕育着一种文化。承蒙祖上文脉的延续,林翔熹从小就喜欢艺术,喜欢玩盆景、根雕,尤其喜欢上山下河找石、藏石。林翔熹老家前有一条河道,是他从小玩乐的地方,这里形态各异的石头,是他儿时最好的玩伴。看到自己喜欢的石头,林翔熹便会带回家收藏。随着时间的推移,林翔熹对石头的痴迷有增无减。为了谋生,林翔熹吃苦耐劳,曾干过工程承建、机械出租、公路修筑等活儿。因这些活儿都是户外作业,触“石”机率高,林翔熹劳作之余,便不顾身心疲惫地在工地四周找石,乐此不疲。在找石的过程中,日晒雨淋,跋山涉水,那是家常便饭。人晒黑了,变瘦了,可看到每次“淘”回的一些让他颇为满意的“宝贝”,他觉得就算再辛苦都值得。他告诉笔者,“如果不能外出找石头赏玩,我便浑身难受。”
  由于精心经营,林翔熹的事业如日中天,他赚到了钱,有了一定经济积蓄。“手中有钱好办事”,林翔熹找石的眼光更开阔了,一有机会,他就到全国各地去“寻宝”,内蒙古、新疆、广西等贮石丰富的地方,都留下了林翔熹寻石的足迹。松花石、戈壁石、黄蜡石等各类奇石,林翔熹都有幸遇到了。谈及寻石的的艰辛,林翔熹激动之情溢于言表,他动情地说“每块石头的背后都有说不完的故事,每块石头背后都有一段血泪史。记得2001年,为了从新疆拉回一块硕大奇石,我特意雇一部货车,单运费就3万元。”为了运石方便,近年林翔熹购买了一部车,自己开车载运,风雨无阻,一路寻石。
  林翔熹介绍,“收藏奇石除了要有眼光,还得讲究一个‘缘 ’字。世界那么大,能与一块美石邂逅,得靠‘缘分’。”对于自己“淘”到的每一块石头,林翔熹都不敢马虎,细细清洗、命名后,再配上适意美观的底座,小心摆放。林翔熹很珍惜与石头的缘份,他告诉笔者,“我曾经收藏到一块罕见的奇石,被人看中了要以高额求购,当时我正处于资金紧张,但我始终舍不得卖。这样的事以后还发生过好几次。”
  滴水穿石,积石成山。自2008年始,拥有近千块奇石的林翔熹先后在莆田城区、上塘石雕城开了奇石馆。“玩石即是赏石,是一种文化,我开奇石馆目的是让这种石文化传播给更多人。奇石是艺术鉴赏品,寓意好的作品代表着人们的思想愿望与感情依托,鉴赏把玩一件精美的奇石艺术品,就是一种精神享受。”在位于上塘石雕城的奇石馆中,林翔熹抚摸着手中的奇石,无限感慨地说。在林翔熹眼中,石头是有生命的,与奇石对话、心灵相通,感受那一方方冷硬的记载宇宙苍穹光阴流转的重物中,历沧海而桑田、“吸天地之灵气,聚日月之精华”的有灵有肉的生命,是一份妙不可言的美的品味。
  有志者,事竞成。玩石路上,几多艰辛,几多收获,林翔熹矢志不移,信心百倍。他这样描绘自己的发展蓝图:放弃其他行业,一心一意打造奇石馆平台,让客户进行亲身体验石文化的魅力,并借助微信、微博等新兴媒体进行广泛宣传,通过线上线下做大做强“奇石”事业。

作者:谢庆胜  责任编辑:林剑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