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日小镇的早晨

2016-10-20 14:43:49   来源:本站原创

打印 放大 缩小
01.jpg

02.jpg
  经过一宿睡睡醒醒的反复折腾,黎明前夕,我在这个四面环海的小镇——南日镇的某个宾馆里再一次醒来,天地间虽然隐隐地透出一丝丝亮光,但太阳还没出来,宾馆里静悄悄的,一切似乎还在沉睡,一切仿佛还在梦乡。
  迎着微凉的晨风,伫立在十一层高的落地窗前。此时,晨曦将现,还没有醒来的小镇,就像一个睡美人,给人一种宁静慵懒的印象。放眼望去,沿着小土路蜿蜒的一排排路灯,在黎明前的微熹中昏昏然地亮着,亮得很勉强。黄绿相间的田野阡陌,一幢幢拔地而起的楼房,一排排绵延不绝的山峦,仿佛都蒙着一层拨不开的浓雾,整个小镇的轮廓若隐若现的,好像带着面纱的古楼兰少女,透出一种朦胧神秘的美。
  极目远眺,天空呈灰白色,像个巨大的拱形盖罩子,天边才泛起迷离的鱼肚白,给人一种天马行空的感觉,仿佛整颗心都随着它一点点慢慢地升起。淡淡的晨星全然不顾我这个客居他乡的旅人因陌生而无法在新环境中安然入眠的老习惯,正偃旗息鼓地忙着收拾晚礼服,准备消隐于天幕之外。不一会儿,好像就在我愣神的那一会工夫,晨曦微现,小镇在盛夏的又一个拂晓中,在几声清脆鸟语声的催促下,缓缓睁开惺忪的睡眼。
03.jpg

04.jpg
  不敢打破如此宁静的小镇之晨,我轻轻地打开房门,打算悄悄地到宾馆外面溜达溜达,看看这个海岛小镇。于是,蹑手蹑脚地下楼。到了大堂一看,宾馆主人已经起床,正在打点门面,拭擦桌椅、柜台,举手投足那样一丝不苟、谨小慎微,仿佛早已养成的习惯。见我下楼,对我牵牵嘴角微微颔首算是问候。这里的服务态度不像外面的宾馆,把顾客当衣食父母那样热情,无论是宾馆主人,还是服务员,都是一副不卑不亢的、不冷不热的面孔,好像45度的热水,需要你反复试探,才能感受到一点温度。我一边微笑点头回礼,一边轻声道“早”。
  酒店的大门外就是水泥大路,穿过甬道刚步出酒店,嘈杂声狂潮一般一下子涌进我耳朵,阳光也羞答答地出来了,从天边探出明晃晃的脑袋,穿过高楼间缝倾泻在眼前这条离镇中心不远的水泥路上。小镇在明媚的阳光沐浴下,已缓缓醒来。虽然才五、六点光景,勤劳的滨海渔民早已在小镇的大街小巷里穿行忙碌,两条街上沿街的商店门都已经打开,这里很少看见城市里那种大型超市,沿街林立的一般都是小便利店、小文具店、小渔具店、小书店,再加上几个小集市。街上人来人往,赶路的,买菜的,买鱼的,卖鱼的……叫客声、讨价还价声……人声鼎沸;喇叭声、马达声、车轮的轰轰声……起起落落。来来往往的车辆呼啸而过,真没想到,凌晨就有这么多车辆。细看这些车辆,大都是小型四轮载货摩托车。它们有的开着马达,有的鸣着喇叭,就如过江之鲫,络绎不绝地赶往早市做买卖。开着马达的一路“突突突”只管往前开着赶往早市,开着喇叭的一边放慢速度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一边用喇叭招揽顾客,倘若路上遇到有买鱼的顾客问价看货就直接停在路边讨价还价起来。整个小镇,像一锅刚烧开的热水,沸腾着、欢闹着。
05.jpg

06.jpg
  这条街不长也不宽,但人也不少,我不由自主地随着人群默默前行,来到小镇中心区的早市街。这条街和镇政府前的小街道仅隔百米。清晨的阳光从云层抛洒下来,给小镇披上一层金黄色的外衣。笼罩着小镇的青烟般似的晨雾在阳光的逼视下迅速败下阵来,四散逃匿不见了。阳光下的小镇,是这么清新,这么明亮,焕发着蓬勃的生机和朝气。
  路边摆摊的阿婆告诉我,小镇的早晨每天都会有这样的早市,卖的鱼品种很多。我边走边看,确实不假,品种之多真可谓应有尽有,让人目不暇接。这些鱼都没有明码标价,渔民、鱼贩们或是随意在地上铺一张油布,直接把鱼分开摊堆在油布上售卖;或是用水桶装着水和鱼,用一根细管子往水里输送氧气;还有一些菜农,把刚从地里拔下来的新鲜蔬菜瓜果摆在菜篮子里,菜叶上还带着晶莹的露珠,鲜嫩嫩的……卖东西的人一张张淳朴的脸上带着微笑,一旦有顾客走近,他们就热情地开始介绍自己的货品。
  我沿着街道走了一圈,空气里散发着淡淡的腥鲜咸涩味,对于从小生长在滨海小渔村——平海的我,闻到了一种熟悉的味道,闻到了来自家乡独特亲切、原汁原味的渔乡生活味。或许,正是这样平民化的跳蚤样小市场,我们才能透过它认识当地的海洋文化,感受到渔乡的纯粹风情,体验到当地渔民充满活力的原生态的生活。我来过几次南日,每一次来,南日都会换了新模样,生活的光景一天比一天光鲜,一天比一天动人,冲着这块未开发的神秘处女地,很多人慕名而来,使这里成了外地游人的好去处。
  漫步在主街道上,空气中散发的熟悉味道让我的心情顿感缓和舒畅。远处传来船的汽笛声,那是纯朴憨实的渔民们,日复一日,用勤劳的双手撒播希望,收获美好生活,他们早已习惯在这大海边,演绎着一个个靠海吃海的生活故事。
  回到宾馆时,餐厅里空荡荡的,只有老板娘一个人在服务台前记账。我先亮出微笑,走过去和她攀谈起来。老板娘告诉我,前面的宾馆是她弟弟一家子承包的,餐厅是她和自己爱人承包的。姐弟两家互相帮衬,又各自为政,经营着自家的“自留地”,几十年相安无事、一团和气地过来了。我笑着打趣她:“难道你们不向往外面的精彩世界,没想过出去闯闯?”她微微一笑,说:“没想过,这样安安稳稳地过日子,挺好的。”我不禁点头赞同。
  街上飘溢着大海独有的淡淡咸涩味,耳畔是充满小市井的人流声,一个偏僻的海岛小镇,于日复一日的早晨,交织出一派令人迷恋而又盎然的生机,在真切的生活中,用一场关于早晨的邂逅,给我的南日之行留下别样的印象,让我不由自主地喜欢上这个小镇,尤其是喜欢上夏日晨光中的这个小镇。

作者:肖海英  责任编辑:林剑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