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第一道美食:紫菜焖饭

2016-10-20 14:35:16 浏览:0次  来源:本站原创

打印 放大 缩小
00114.jpg

00116.jpg
  孩子用哭声向这个世界宣告自己的到来,在我故乡,对孩子出世的确认方式应该是满月时在村里乡邻分发紫菜焖饭。那时没有颁发出生证,乡下孩子都是在家里由村里的接生婆迎接到世间的。那时大家也都穷,没钱办满月酒,但紫菜焖饭饭团子是要分发的,除了与村人分享快乐,还有是新添的儿女通过这种形式告知村里人。
  乡下出生的孩子吃的第一口饭,如果不算母亲的奶水,应该算紫菜焖饭。简单的满月仪式过后,要打一小口紫菜焖饭,放在孩子嘴边,让他或她舔一下。接着就是挑着紫菜饭团到村里分发,村里人照例要说些祝福的话,若紫菜焖饭做得好,村里人会翘起大拇指称赞一番,让做饭的母亲很有成就感。因此,乡下母亲在煮紫菜焖饭都有一套。
  满月分紫菜饭团,饭团要搓成圆球状,意为团团圆圆,一个饭团大概四两半斤重。紫菜,蕴含紫袍加身之祝愿。紫袍,唐代亲王和三品以上官员穿的官服,紫袍加身,就是做大官,大富大贵。这些亲人们的期望和祝愿,也成就了这一道故乡特有的美食。
  紫菜焖饭的原料是五花肉、海蛎干、笋干或香菇、洋葱、葱花、小虾米、花生米、紫菜和精选的大米等。海蛎干要先用清水浸泡一段时间,自家田地生产的大米不施农药,加入适量的糯米,煮好的咸饭更黏软。大米一般也要先浸泡。炒好花生米,碾碎,吹去外皮。锅里加少许的油,把紫菜放进去,小火慢焙,这样紫菜特别香、酥、脆。切好五花肉,放到锅里去煎出油,以略呈金黄色为最佳,可加入浸泡过的海蛎干和小虾米(本地人叫“青干”)和葱头一起炒,油爆过的小虾米香脆。把切好的笋干或香菇、洋葱等干煸到半熟,加入水、大米和油爆过的海蛎干等,煮沸。那时各家都用柴火灶,沸几遍后,米汤将干之时,灶膛里的木柴要退出,靠余热焖饭十来分钟,最后调味,在锅面撒上紫菜、碾碎的花生米和葱花等,搅拌均匀,紫菜焖饭就做成了。孩子满月要分的紫菜饭团很多,全家上下都要参与这一过程,有时三姑六婆也会过来帮忙,大家聚在一起,其乐融融。
  然后就是搓成饭团,提着篮子,去村里分发。孩子我们这些小孩,早早等在家门口,鼻翼萦绕着紫菜饭团的香气。母亲一般会把分到的饭团细分成几小份,每个孩子一点。大概物以稀为贵,就着口水吃紫菜焖饭,那种感觉难以形容。
  美食是一种慢时光。炒花生、焙紫菜、煎五花肉等,都要花费一定的时间,往往煮一次紫菜焖饭,半晌午的时光就慢悠悠地踱步过去了。现在街上也卖紫菜咸饭,但大多把食材都放进高压锅杂烩,煮饭的速度提高了,食物的层次感没有了,味蕾上的体验少了,很难再找回儿时那种味觉。现在孩子满月,大家也很少再做紫菜焖饭了,分的是从市场上批发回来的红蛋,以前那种乡村独有的浓浓人情味儿也淡了。
  要做美食,就要让节奏慢下来,这样做出的紫菜焖饭才会原汁原味。现在在一些饭店里,紫菜焖饭也有了升级版,最主要的变化是所用的汤水。我就吃过用猪大骨熬制的汤和用蛤蜊汤做成的紫菜焖饭,大骨汤乳白色,有点黏稠,富有营养;用蛤蜊汤做的焖饭,清甜,又是另一种的味觉体验了。

作者:王清铭  责任编辑:林剑升